华商配资网是一个正规专业的在线股票配资平台网站
广告合作:3615243057网站地图

首页今日沪指正文

嘉实服务基金简述大股东“暗度陈仓”拆借资金去向成疑

2020-09-2233

  导读: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包括史惠芳在内的多位惠城环保高管都曾多次向公司进行资金拆借,金额从数万到数百万不等,但在2015年上半年发生的两起以史惠芳名义进行的资金拆借却格外不同。   虽然在股东名单中有“联想系”投资机构——道博嘉美的加持,且自十八届发审委履新以来发审的12家企业中仅一家被否,但在4月11日当日首家上会受审的惠城环保,能否顺利通过审核却依然充满未知。    (9500.163.com)   与同日上会的其他几家企业相比,惠城环保的盈利能力和规模不仅皆垫底外,其历史股权沿革上更现诸多漏洞,而在2014年-2016年间数起蹊跷的股权转让再辅以关联人密集的资金拆借,更让外界对其股权架构的稳定性和真实性充满质疑。   “此次参加惠城环保的发审委员将全是今年刚刚履新发审委的新面孔,也是目前唯一一家未有连任的老发审委员参与指导审核的企业。”4月9日,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虽然第十八届发审委履新之后已经召开数次发审会并对12家企业的申请进行了审核,但在前几次发审会上,皆采用的是连任的老委员携带新委员的过渡模式进行审核。在审核过程中,有经验的老委员常常将起到提纲挈领、把控全局的作用。而此次即将在第十八届发审委2019年第16次工作会议上会受审的惠城环保,所面对的将是一众在今年首次履新的发审委员。   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包括史惠芳在内的多位惠城环保在任或离任高管都曾多次向公司进行资金拆借,金额从数万到数百万不等,且史惠芳本人也曾在2014年1月向公司拆借50万元用以买房,但在2015年上半年发生的这两起以史惠芳名义进行的资金拆借却格外不同——这笔发生在2015年的资金“占款”虽然已经不在三年的报告期内,但其背后或暗含了惠城环保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张新功的资本腾挪。   这两笔共计348。28万元的拆借款,虽然是以史惠芳的名义向公司进行拆出,但史仅仅是该笔款项的“过桥方”,这两笔款项在分别划拨到史惠芳账户上不久,就被其偷偷划转给了一家名为青岛惠城信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惠城信德”)的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惠城信德成立于2011年6月16日。在史惠芳进行上述两笔资金拆借之前,惠城信德以持有惠城环保7。59%的股份位列其第三大股东之外,除此之外,惠城信德更是惠城环保的大股东兼实控人张新功控制的企业,张新功持有惠城信德96。03%的股份。   更需要指出的是,这笔共计348。28万元的资金拆借,双方还并未约定利息(直到2017年,惠城环保面临IPO上市而进行财务规整时,才对该借款进行补充计提利息)。也就是说,惠城环保大股东张新功通过上述两次资金拆借私下以史惠芳的名义从惠城环保无息占款348。28万元。   据惠城环保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在2015年2月,惠城环保有关股权进行了其设立以来的第四次转让,嘉实服务基金而该次股权的受让一方则正是惠城信德,其从自然人王莉芸手中受让了208万出资额,转让价格为520。30万元。两个月后的2015年4月,惠城信德又从鲁创创投手中受让了惠城环保60万元的出资额,对应转让价格510万元。   因公开资料中,惠城信德对上述两次股权交易中用于收购的资金来源并未进行详细和完整的披露,故目前尚无直接证据证明其对惠城环保的348余万资金拆借款项被直接或间接用来参与对惠城环保股份的收购,但无疑这笔刚好在股权交易期间发生的拆借款项,至少将大大缓解惠城信德在付出千万金额后的资金压力。   在早前证监会对其IPO的反馈意见中也要求其“补充披露报告期内发行人资金拆出对象是否涉及张新功,如有,请补充披露,并说明报告期内发行人向各关联方拆除资金的原因、资金用途、还款资金来源。”   最初成立于2006年2月的惠城环保,在其历史沿革中,曾出现了十次增资扩股与七批股权转让。在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背后,出现了多次不合逻辑的转让定价,而这些交易的对手方,基本上都指向了惠城信德。   2010年,邵爱美先以1元/注册资本的价格认缴惠城环保37万出资额,2012年9月,再度以7元/出资额认购了39万股,在经过改制折股后,嘉实服务基金邵爱美以310万元的代价获得了惠城环保87。97万股。   但同样在2017年2月,刘欣 本文标签:股评网股票配资开户股票新手入门股票理财者网叩富模拟炒股易配资太原炒股配资投资黄金白银创业板代码白银期货价格

本文链接:http://www.wcuga.com/3275.html

网友评论